返回 第二章 故人  胭脂夫人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第二章 故人[1/3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下文学]https://wap.bixiabook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晏知,表字明怀,人称明怀公子,在这一带地界极为有名。其一是因为他出自蒲州世族大家晏家,家底雄厚不凡;其二是由于他本人极为睿智精明,又善于经营,旗下生意遍布各处,是实实在在手里有权有钱的人,并非寻常富家纨绔子弟,外加他拥有一副不错的皮囊,曾一度是蒲州闺中**心目中最佳夫婿人选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这晏知娶了沉香楼大**玉卿意,不知多少姑娘**闻讯芳心碎了一地,有人戏说那两年蒲州城外的河水都是苦的,因为女儿家的眼泪太多,淌进河里咸了一泓清流。

    不过,也就是在两年之前,晏知和玉卿意在成婚三载之后,突然和离了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征兆,说离便离,两家也没大吵大闹,去官媒那里签了和离文书,自此二人便彻底分道扬镳,再无瓜葛往来。

    一开始城内的人还议论纷纷,揣测其中隐情,是不是明怀公子有了相好?或者玉卿意红杏出墙?再不就是犯了七处?……猜来猜去也只是空穴来风,并无真凭实据,到后来这件事渐渐平息了,众人也懒得再谈,只是玉卿意的名声变得不好起来,大家都觉得一失婚妇人必有失德之处,暗地里有些瞧不起她。

    不过玉卿意向来不是在乎流言蜚语之人,她性子本就冷,这下更是冷到了极致,除了打理自家沉香楼的生意,甚少外出,朋友也没几个。反倒是晏知,重新做回没人管的公子哥儿,整日出去喝酒应酬,隔三差五约上狐朋狗友玩耍一番,日子过得潇潇洒洒。

    有时候一群男子喝高了,便会起哄点位花娘给晏知,叫他娶回家去当媳妇。这时晏知总会笑着举杯说道:“我好不容易才除了枷锁,哪儿会再找个管家婆回去?你们可别害我呐!来,喝酒喝酒!”

    说完他会连饮几杯,杯杯喝尽,滴酒不剩。只是偶尔的时候,在袖袍遮掩之下,一滴酒液沿着他好看的下巴缓缓滑落,滴在衣襟之上,晕染出一圈水纹。

    日子就这般如流水似的过了两年,这一次相遇,是玉卿意和晏知在分开后头一回相见。

    玉卿意收敛心绪,眼里不带一丝情感地看向晏知,冷漠开口:“好久不见,晏公子。”

    两年不见,晏知成熟不少,面容染上一丝沧桑,不显苍老却更添了男人的魅力。他从来就是这样一种男子,明明长相只能称作俊朗,绝不是天上有地下无的美艳男子,可偏偏放在人群里,就是显得那么与众不同,自然而然引人注目,有着堪比霁月的光华。

    晏知并不介意玉卿意冷淡的态度,反而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:“好歹也是夫妻一场,卿卿你别那么绝情嘛。”

    玉卿意眼里寒氲骤然聚集,她话中带刺:“那是,小女子怎么比得上晏公子你有情有义?别忘了,我天性凉薄。”

    眼看新郎顾斌已经在踢轿门了,玉卿意眼梢一抬斜睨晏知一眼: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晏知浅笑盈盈,弯腰摊手一迎:“请便。”

    玉卿意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,晏知视线低放,看见她一双脚迈得飞快,不觉嘴角一挑,下巴也有些发痒。

    “明怀兄,看什么那么起劲?”

    一名同来喝喜酒的男子伸手一拍晏知肩头,晏知回头打过招呼,微笑道:“没什么,见到一位故人,有些……怀念。”

    这人笑道:“既是故人,必定很久没见了,那你待会儿可得好好跟别人喝两杯,叙叙旧!”

    晏知眼角余光瞥见一抹丽影,摸着下巴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叙旧么?他等这天,已经很久了。

    拜过天地敬过茶,新娘子被送进喜房,新郎留下在外招呼宾客。玉卿意作为送嫁娘子,便留在了大厅一同招呼与甄家相熟的客人。

第二章 故人[1/3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