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第十章 新邻  胭脂夫人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第十章 新邻[1/3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下文学]https://wap.bixiabook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嗯……呃……轻点儿……对,就这样……真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含笑的小厮正要端茶进屋,却在门口听见玉卿意满意的吟叫声,一下有些脸红,端着方木又折返回去了。

    真是呀,一见面就噌噌烧起来了!

    玉卿意褪去外衫趴在床上,鬓垂香颈,粉绡掩背。含笑跪坐在她身侧,一双干净修长的手轻轻捏住她单薄的肩头,缓缓揉着,力道掌控得很合适。

    “玉姐姐,怎么样?”含笑一边按一边问。

    玉卿意眸子半阖,表情沉醉:“嗯,挺好……待会儿给我揉揉腰,最近老是觉得酸痛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雪纱难遮肌痕。

    透过薄薄的中衣,含笑看见玉卿意身上若隐若现的红紫印痕,出口问道:“玉姐姐,你身上是怎么回事?磕着了?我给你上点药罢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翻身下床,急忙取了瓶散瘀药膏又跑回来,作势要掀玉卿意的衣裳。

    玉卿意赶紧按住他的手:“不用!这个不打紧,过两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玉姐姐,这些印子怎么来的?”含笑眨了眨纯澈的眼睛,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些……”玉卿意嘴角一扯,表情带着几分凄然,徐徐说道:“是被一头禽兽所伤。”

    不止身上有伤,还有心头的伤,永难消逝。

    “禽兽?!”含笑仿佛听见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,眼睛顿时瞪得老大,然后凑近到玉卿意的脖颈处,轻轻撩开衣领些许,仔细端详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皱起眉头老气横秋地说道:“你骗人,我明明在画意姑娘的身上也看见过这种印子,我问她疼不疼,她一脸得意地说就是靠这个才能赚大钱的呢!男人们都这样,最爱啃呀咬呀的了……玉姐姐,你也去赚男人的钱了?我是不是花了你太多银子?你不要学画意她们……我保证以后都不砸东西了,也不穿新衣裳,每顿只吃饭不吃菜……我很好养的,你别那么辛苦……”

    含笑的表情委屈极了,眼里都要滴出泪来,活像要被屠宰的小绵羊。

    玉卿意听罢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:“哈哈,你、你……真不知道老板娘怎么能教出你这么个活宝来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孩子就像被人豢养的金丝鸟,不谙世事,丝毫没有烟花之地的风尘气息。

    含笑还是满脸忐忑,咬着唇盯着玉卿意,诺诺说道:“实在不行我还可以接客赚钱,就像隔壁的云情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也别想!”玉卿意厉声一喝,吓得含笑赶紧噤声,闭嘴把头埋下去默不作声,只是偷偷拿眼角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众人只知道欢情阁有一位含笑公子,却不知道含笑公子至今正儿八经的客人只有一个,就是玉卿意。两年前含笑头一回出来迎客,便遇见了初次寻欢的玉卿意,一夜“风流”之后,玉卿意**下了含笑,供他吃穿用度,而且不让他伺候其他客人。

    值得沉香楼当家一掷千金的公子,必定是绝顶男人,最差也应该比晏知差不了多少吧?否则怎么入玉卿意的眼?是故含笑公子名声大噪,自然也有许多客人寻上门来,只求一面之缘。

    其中不乏好男风的贵家富豪者,这些人往往仗着有几分权势,见含笑不肯接客就想硬来,可纠缠到最后还是一鼻子灰地夹着尾巴离去。这其中的奥妙当然离不开玉卿意,还有欢情阁的背景。

    玉卿意说了:“我沉香楼虽然是卖脂粉的,可不是什么人都买得起用得起。那些男人不用脂粉,可家中母亲妻女岂能不用?只要我一句话下去,她们这辈子也别想闻到一丝我家的香粉味儿。龙阳本来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那些男人来欢情阁也是遮遮掩掩,不敢明目张胆。若是家中女眷受此事影响,后院必定起火,这把火还不烧死他们?男人嘛,无论在外面怎么胡闹,回到家还是希望清清静静的。一个含笑公子而已,比不上自己屋里的一家老小。”

    不过平日只要含笑高兴,还是会陪几位比较风雅的客人喝喝茶聊聊天,但不卖身。他唯一“卖身”的对象,就是玉卿意。只是这卖身的方式,委实与众不同了一些。

    含笑一流露出这种怯怯的表情,玉卿意就心软了,说话不自觉绵软下来,口气温柔:“你别胡思乱想了,我怎么会养不起你?虽然男人女人的生意我都做,但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我只卖脂粉,可不卖自己。”

    含笑依然有些担忧,指着玉卿意身上问道:“那你怎么会有这些?”

    玉卿意叹了口气,无奈坦白:“我遇见他了,然后又多喝了酒,所以……就这样了。”

第十章 新邻[1/3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