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第三十章 烈火  胭脂夫人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第三十章 烈火[1/3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下文学]https://wap.bixiabook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花圃里的一间偏房内,被人支起两个竹竿架子,上面搭着湿嗒嗒的女子衣衫,还在往下滴着水,地上燃了一盆炭火,暗红的火焰照在紫绣粉底的肚兜之上,凭添几分旖旎情愫。

    窗外雨势减小,狂风暴雨过去,这阵飘下的小雨淅淅沥沥,打在花叶上滴滴答答,宛如悦耳的风铃。

    炭火上放着一个盛了水的小铜锅,里面还熬着姜片。晏知静静坐在一旁,盯着锅里的沸水咕噜噜冒泡,眼睛也不眨一下,眼神空洞而悠远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玉卿意换好衣裳从竹架后面走出来,如是一问。

    晏知回眸笑道:“没什么。卿卿,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他牵过玉卿意坐下,拿起绒巾给她擦起头发来,边擦边问:“怎的突然到这里来了?下雨也不撑个伞,身子骨本来就弱,淋成这样恐怕要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玉卿意闻言心中一酸,痴痴地看着晏知,眼眶发涩,泫然欲泣。过了一会儿,她忽然伸手抱住人,哽咽道:“三郎,我没有地方可去了……奶奶赶我走,三哥他还……反正我不会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晏知听了轻声一笑,揉着她的头问道:“和家里人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玉卿意瓮声瓮气地承认,然后赖在晏知怀里撒娇道:“我现在是无家可归的可怜虫,你要收留我。”

    晏知有意逗她:“收留你当然没问题,可是我们晏家从来不养闲人,卿卿你会做什么事呢?丫鬟绣娘厨子洗衣婆?你选一样。”

    玉卿意咬了咬唇:“我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?那可难办了,父亲那里不好交代呀。你说我找个什么理由留下你呢?唉……”晏知刻意摆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,把问题抛给了玉卿意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玉卿意垂眸片刻,支支吾吾地羞赧开口:“那……那你娶我好了,这样不就正大光明了么?我就吃亏一点,勉为其难跟着你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晏知没想到玉卿意会说这样的话,登时一怔,笑意都凝固在了嘴角。

    以前他总是三天两头就提起这茬,心心念念都是叫玉卿意嫁给自己,可是如今终于听到她开口说愿意了,为什么他心底却生出一股莫名的惶恐?好像有些重要的东西正在渐渐流失,一去不回头。

    “瞧你这小孩儿脾气。”晏知嗔怪一声,随即话锋一转避开这个话题,说道:“待会儿等衣服干了我就送你回去,赌气归赌气,别让家里人担心,一家人哪儿有隔夜仇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要回去,玉卿意的小性子就上来了:“我不!我才不要回去,这辈子也不回去!”

    晏知耐着性子劝道:“卿卿你听话。你奶奶年纪也大了,经不起刺激,你早些回去,免得老人家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她才不会担心我呢!”玉卿意抱着膝盖嘟嘴说道:“是奶奶亲口说赶我走的,她都不心疼我,就心疼三哥……反正打死我也不回去了!不回去不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晏知苦口婆心说了半晌也没能劝得玉卿意回心转意,无奈之下他把脸一沉,出口训斥:“你怎么就不让人省心呢?!你说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,三更半夜跑出来跟男人过夜,如果传出去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!你想想那些话会有多难听!千夫所指万人唾弃!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!”酣畅淋漓地责备过以后,晏知也自觉口气太重了,遂声音软了几分,带上些恳求:“卿卿你就听我的话,乖乖回家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玉卿意不说话,只是就那么盯着他看,皓齿斜咬丹唇,眼神幽怨,晶莹泪花在眼眶里打转,强忍着不哭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晏知被她看得心里发毛,一下喉咙哽塞:“卿卿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晏知发问,玉卿意冷然开口:“你知不知道我为谁跟他们闹成这样?我为你!为你晏明怀!”

    刚一开口,眼泪便像决堤的河水一般哗哗涌出,玉卿意哭诉道:“你以为我跑出来是为什么?一时兴起?我告诉你,如果不是因为我惦记你,死活不肯答应家里安排的亲事,我怎么会被奶奶打?!我更不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!你居然反过来凶我骂我……你个没良心的混蛋!混蛋!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玉卿意越说越委屈,气急攻心,举起手就要去打晏知,却始终没舍得落下去。

    晏知这才看见那只满布水泡伤痕的手掌,顿时一惊,伸手上前拉过玉卿意的手:“你的手怎么了?!”

    “不要你管!”玉卿意把手一甩,抹了把脸颊就要往外冲,“好啊,你嫌我在这里会坏了你的名声嘛,那我走就是了!走得远远的,保证不会再来碍你晏三公子的眼!”

    玉卿意穿着男子的衣裳,娇小的身躯罩在宽大的衣袍当中,看起来愈加弱不禁风。转眼她就跑到了门口去拉门闩,只给身后之人留下一个伶仃单薄的背影。

    晏知见状想也没想,一步冲上前从后面抱住她,靠在她耳畔连声道歉:“对不起对不起……卿卿对不起,我不知道是这样,是我错了。你不要走,不要走……我不让你走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筑立起来的防线就在这一瞬崩塌,晏知高估了自己的理智。他原以为自己可以及时抽身,岂料到头来才发现已经陷得太深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去它的算计交易,去它的名利地位,他晏知通通可以不要,他现在想要的只有这个为了他众叛亲离的女人,这个全心依赖他的女人,这个如今一无所有的女人。

    晏知扳过玉卿意的身子,一掌钳住她的下颔,俯首含住红润唇瓣,吞下她的一切话语。

    深吮轻舐,狠咬柔吻。他的舌尖先是在樱口处缓缓描绘唇形,然后才一举侵入檀口,勾住丁香纠缠一番,直吻得玉卿意舌根发痛,气喘吁吁,身子都软成一滩春水。

    “三、三郎……”玉卿意逮住个换气的空档轻轻推开晏知,有气无力地唤了他一声,可这声音听起来怎么都含了几分春情,好似有心的诱惑。

    晏知依依不舍地放开人,指尖在她脸颊一扫,柔情款款地说道:“卿卿,跟着我可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,你想清楚了?不后悔?”

    玉卿意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,眸底写满坚定:“绝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晏知忽然笑了,凤眸弯似月牙,火光照进眼里,映出点点璀璨。他用力把玉卿意抱在怀里,深吸一口气,轻声呢喃道:“我也不会让你后悔……”

    这间偏房原本是花圃暖房,娇花不堪冰冻,在天寒之时很多名贵盆栽都会被搬到这里来,盖上稻草防冻,甚至还会燃起炭火保持屋内温暖。如今正值夏季,自然不需要这等照料,是故在这偏房一隅,堆积了厚厚的一摞干稻草,正好作为栖身之用。

    晏知找来一些旧衣物铺在干草上,表情有些歉疚:“卿卿,这里条件有限,今晚只有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玉卿意大方一笑,大大咧咧地就在草堆上坐下:“没事啊,我还没睡过这个呢,其实也挺软和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见她有心安慰自己,晏知笑而不语,只是埋头下去又把草往中间捋了捋,想尽力使得这个简陋的床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玉卿意坐在草垫子上,蜷着双腿,手肘撑膝,双手托腮,目不转睛地盯着晏知看,心中涟漪不断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的良人,她的夫君,以后她唯一的依靠。

    “三郎,你过来。”玉卿意突然出声喊他。

    晏知抬头一问:“嗯?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过来嘛。”玉卿意拉过晏知在自己身旁坐下,然后自个儿直起身来,半跪在他跟前,双手环上他的脖颈,眼睛却不敢和他对视,而是垂着眸子怯怯地问:“三郎,你喜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晏知对她这种傻气的问题颇为无语,笑着去捏了捏她的鼻子:“我抱过你背过你亲过你还收留你,你说我喜不喜欢你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喜欢的了……”玉卿意抿唇一笑,把头埋得更低了,小声地表白道:“我也喜欢你……”

    玉卿意的心头泛起好一阵甜蜜,沉默了片刻,只见她倾身过去,主动吻上了晏知的唇,然后一双小手还探进了他的衣裳内。

    晏知被突如其来的热情搞得有些发懵,一开始他还木然地接受着玉卿意的亲吻,反应过来以后赶紧一掌逮住她的手腕,把头偏开问道:“卿卿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玉卿意满脸娇羞:“三郎,我想……做你的妻子,真正的妻子……”

    眼前的小美人粉面雪腮,脸颊泛着淡淡的桃晕,眼波含春,诉说着自己的羞赧和期盼。不合身的男人衣裳穿在她身上,衣领斜开,露出精致迷人的锁骨。而宽袍下的娇躯尽管被遮得严严实实,却愈发惹人遐想,令人想要探究那是怎样美好的娇枝嫩蕊。

第三十章 烈火[1/3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